法家关于法治精神的名人名言

法家关于法治精神的名人名言

法家关于法治精神的名人名言

君见恶,则群臣匿端;君见好,则群臣诬能。(如果是君主所厌恶的,那么群臣就会将其隐匿起来;如果是君主所喜好,那么群臣就会弄虚作假来迎合)

倒言反事以尝所疑。(故意正话反说或正事反做,来试探臣下)

制在己曰重,不离位曰静。重则能使轻,静则能使躁。(权柄在手就是所说的重,不离本位就是所说的静。持重者能够控御轻浮者,宁静者能够克制急躁莽撞)

君无见其所欲。(君主不就应表露自我的喜好)

虚静无事,以暗见疵。(持续虚静无为的状态,往往会从隐蔽的角度得知他人的行为漏洞)

去好去恶,臣乃见素;去旧去智,臣乃自备。(君主隐藏自我的好恶,才会得见臣下的本来面目;抛去旧有的成见,不显露自我的智慧,才会让臣下各守其职)

能法之士劲直,听用,则烛重人之奸行。

圣人之道,去智去巧。智巧不去,难以为常。(圣人处世,是不需要智虑与机巧的。因为不抛弃智虑机巧,就很难维持长久。)

君无见其所欲。(君主不应该表露自己的喜好)

去好去恶,臣乃见素;去旧去智,臣乃自备。(君主隐藏自己的好恶,才会得见臣下的本来面目;抛去旧有的成见,不显露自己的智慧,才会让臣下各守其职)

群臣见素,则大君不蔽矣。(群臣本来的面目显现出来,那么君主就不会收到蒙蔽了)

利莫长于简,福莫久于安。(最大的利益莫过于简朴,最大的福泽莫过于安稳)

因可势,求易道。(根据可以成功的形势,来寻求易于成功的方法)

法律令者,吏民规矩绳墨也《管子?法禁》 释义:君主大臣和百姓平民同样应当遵从法律。

“不知亲疏、远近、贵贱、美恶,以度量断之。”《管子?任法》 释义:法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,在法律面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

“治国使众莫如法,禁淫止暴莫如刑。威不两措,政不二门,以法治国”《管 子?明法解》 释义:作为法家先驱的管仲以尚法、重法而著称,他反对西周把“礼治”作为 生活的最高准则,主张治理国家应当以法为依据,任法而国治,舍法而国乱。

人主之所以令行禁止者,必令于民之所好,而禁于民之所恶也。民之情莫不 欲生而恶死,莫不欲利而恶害,故上令于生利人,则令行;禁于杀害人,则禁止, 令之所以行者,必民乐其政也”《管子.形势解》 释义:要立治民之刑、法,必先符合民情,为民所乐,才能“令行禁止”,可谓从 心理上把握住了“治民”的要害。

凡法事者,操持不可以不正”《管子.版法解》 释义:在国家的管理过程中,法是一种十分具体的工具。如何正确地使用法,直 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安危。要执法必严,执法公正。

法者,定分止争也。

和氏之璧,不饰以五采。(像和氏璧那样的美玉,不必用五色饰物来装饰)

凡德者,以无为集,以无欲成,以不思安,以不用固。(凡是德都是因为无为而聚集,因无欲而成就,因不思而安稳,因不用而牢固。)

故视强,则目不明;听甚,则耳不聪;思虑过度,则智识乱。(用眼过度,则视力下降;用耳过度,就会听力下降;用脑过度,就会思虑混乱)

去甚去泰,身乃无害。(行为不过度,才不会危及己身)

爱多者则法不立,威寡者则下侵上。(过于宠溺臣下,法令就难以确立。缺乏威严就会被臣下欺凌)

爱臣太亲,必威其身;人臣太贵,必易主位。(过于宠信臣下,必然会危及君主自身;臣下权势过重,必然有篡位之心)

人主无威而重在左右。(君主维修丧失转而要仰仗臣下了)

去好去恶,臣乃见素;去旧去智,臣乃自备。(君主隐藏自己的好恶,才会得见臣下的本来面目;抛去旧有的成见,不显露自己的智慧,才会让臣下各守其职)

人主好贤,则群臣饰行以邀君欲,则是群臣之情不效。(君主喜欢任用贤能之士,那么臣下就会自我粉饰迎合来君主)(说明∶还是让大家各司其职,别把希望寄托在个别的贤能之士身上,防止权利的偏移)

群臣见素,则大君不蔽矣。(群臣本来的面目显现出来,那么君主就不会收到蒙蔽了)

是故去智而有明,去贤而有功,去勇而有强。(不用智慧可以明察,不显贤能可以成就大业,不逞勇武依然强大)

见而不见,闻而不闻,知而不知(看见就好像没看见,听到好像没听到,知道好像不知道)

烹小鲜而数挠之,则贼其泽;治大国而数变法,苦之。(烹调小鱼却屡次翻动,那就会令其破碎不全;治理大国却屡次更改法令,那就会使百姓不看其苦)

君见恶,则群臣匿端;君见好,则群臣诬能。(如果是君主所厌恶的,那么群臣就会将其隐匿起来;如果是君主所喜好,那么群臣就会弄虚作假来迎合)

巧为輗,拙为鸢。(做车輗是聪明的,做木鸢却是愚笨的)(说明∶思考成本与实际功效)

诱道争远,非先则后也,而先后心皆在于臣,上何以调于马?(在路上,不是领先就是落后,而此时还总是关注对手的话,又怎样能得心应手地驾驭自我的马呢?)

太山不立好恶,故能成其高;江海不择小助,故能成其富。(泰山不以自我的好恶来选取土石,因此成就了它自身的高大;江海不分大小来容纳河流,因此成就了它的广博)

存亡在虚实,不在于众寡。(一国的存亡要看权柄是否掌握在君主手里,而不应看国家武力的强弱)

事在四方,要在中央。圣人执要,四方来效。(具体事务交由各级负责人去执行,而君主应保证中央权力的巩固。只要君主能在准确把握全局,那么四方的臣民就会效劳)

众人助之以力,近者结之以成,远者誉之以名,尊者载之以势。(众人会全力帮助 他,身边的人乐于结交他,远方的人真心赞誉他,权高位重的人也会推崇他)